banana2020

   “斩!”

   龙傲天一声厉喝,一剑斩出,势若惊雷,卷起风声呼啸,雷声炸响,如同将前方的空间劈开。

   以他这等剑术修为,纵然不施展剑元,举手投足间,剑气纵横,有开山裂地之威。

   面对龙傲天这一剑,李姓剑者神色不变,一步跨出,手中剑仿佛极光一般刺出,快得不可思议。

   其他剑者们纷纷瞪大双眼,看着交手的两人。

   就算是自己没有上去出手,看别人切磋也是一种收获。

   两人的剑术风格各不相同,龙傲天的剑术偏重于势,每一剑都是声势浩大,带起周边的空气波动,十分强烈,而李姓剑者的剑术则是快,一剑一剑奇快无比。

   剑的碰撞,无数火星飞溅开来,一声声刺耳的铿锵声嘹亮,响彻整座阁楼。

   远处那些观望的武者,也都目不转睛的盯住交战的两道身影,这种级别的战斗,平日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看到的。

   “给我败!”

   龙傲天怒吼一声,双手握剑,一剑劈下,仿佛斩断山岳,李姓剑者猝不及防,被一剑劈斩得连连后退,手中剑差点握不住脱手飞出,幸好反应及时才避免丢脸。

   “龙兄剑术当真是气势非凡。”

   花仙子的芳香时光

   李姓剑者洒然一笑,行剑礼,返回座位。

   “你也不错。”龙傲天傲然一笑,再度四顾:“还有哪一位愿意上来指教?”

   “龙兄好剑术,王某人手痒,前来讨教一二。”

   又有一个黄袍剑客起身走上来,拔剑,直指龙傲天,脸上笑意收敛,眼神变得凌厉,精芒四射,凌厉的剑意,仿佛万道金光,四射开来。

   “接剑。”

   龙傲天暴喝一声,又是一剑斩出,声势骇人。

   “来得好!”

   黄袍剑客低沉喝道,一剑削出,杀气凛然,他的剑术风格简单直接,每一剑都针对要害处下手,杀机直接明显。

   龙傲天的剑术大开大合,充满力量和气势,周边的空气纷纷被牵引,与剑相融为一体,使得每一剑的声势浩大威力更强,隐隐对四周形成无形压制。

   凌峰专心的看着,西剑域的天才,对于剑道的理解,果然远非东灵域可以比拟。

   自己踏足武道一来,师从端木青衫,便开始了剑道修行之路,继而拜入天位学府,又进入到燕苍天门下。

   这两人,若单论剑术,在天白帝国,可以称作是大师,浸淫剑道半生,都有着各自的理解和感悟,对自己的剑道之路,影响很大。

   但是,这些西剑域的天才,年纪比之于燕苍天之流,无疑要小了几十岁,但是他们对于剑道的认识,恐怕还远在燕苍天之上。

   西剑域,不愧是以见到修行为主的地方,若有机会,自己一定要亲自去西剑域一趟,与最为顶尖的剑道天才,切磋一二。

   铛铛铛!

   金铁交加之声,不绝于耳。

   那黄袍剑客,剑术简单直接,十分凌厉,此时却受到龙傲天剑术的压制,其原因很简单,龙傲天对剑术的掌握在王姓剑者之上。

   大约交手几十剑之后,龙傲天卖了一个破绽,黄袍剑客求胜心切,顿时被抓住机会,手中长剑,被龙傲天狠狠劈飞,终于落败。

   “承让了。”

   龙傲天大笑一声,眸中神色却丝毫没有承让的意思,不可一世道:“还有谁?”

   “天川剑府秦阳,领教龙兄高招!”

   嗖!

   一道紫衣身影,飞身跳到龙傲天身前。

   十招之后,那来自天川剑府的弟子,也被龙傲天一剑劈飞。

   “哈哈哈,还有谁?”龙傲天放声狂笑起来,连败三人,一时风头强劲,再也没有人敢轻易出手。

   “东灵域的小子,昨日你大显神威,教训了一下我那不成器的三弟,怎么,今日不上来与我切磋切磋么?还是说,你怕给我打死啊?”

   突然,龙傲天将矛头对准了凌峰,眼眸之中,带着一丝强烈的怒意。

   凌峰摸了摸鼻梁,果然,麻烦还是找上门了。打了小的,大的也跑出来了么?

   正在凌峰准备出手之时,忽的,在北寒域的坐席中,一名身披狐裘的英俊男子,有些不耐烦的站了起来,有些懒洋洋道:“西剑域的剑术,不过如此么。”

   “嗯?”

   那龙傲天正是意气风发,听到这句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目光从凌峰身上挪开,狠狠射向了那狐裘男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的话,不喜欢重复。”狐裘男子,一脸淡漠道。

   “小子,你有种!报上名来!”龙傲天寒声问道。

   “骆寒州!”

   狐裘男子,负手而立,迎着龙傲天吃人一般的目光,凛然不惧。

   “骆寒州?”

   龙傲天捏了捏拳头,冷冷问道:“小子,你说西剑域的剑术不行,你们北寒域,又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本领?”

   “算不上什么本事,不过,败你足够了。”

   骆寒州缓缓开口,声音极其冷漠,如同极北寒风,让人不由的缩了缩身子。

   下一刻,就见骆寒州一步一步走向中央空地,凌峰甚至注意到,骆寒州每一步跨出的距离都十分一致,就好像是经过刻意计算过似的,这种人对自身力量的把握,已经登堂入室。

   北寒域的强者,终于也按捺不住了么?

   凌峰的心中,微微有些激动。

   如果说西剑域强者擅长的是剑道,而北寒域,则是以炼体修炼为主。

   “好大的口气!”

   龙傲天大剑一挥,风声呼啸,冷冷盯住骆寒州,暴喝道:“三招,看我三招就把你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子打下去!”

   骆寒州,缓缓竖起一根手指,微微摇头道:“用不了三招,一招就够了。”

   “狂妄!”

   龙傲天气得浑身发抖,一步跨出,如同猛虎下山,大剑举起再劈斩落下,带起一道剑的残影,空气爆裂,风声呼啸,如同猛虎在咆哮,气势逼人。

   骆寒州的长发被吹开,露出另外半边脸,一如既往的冷漠,眼中有精芒闪闪。

   下一息,骆寒州就会被龙傲天这一剑从中劈开。

   说时迟,那时快!

   电光火石间,骆寒州动了,出拳,快到让人无法直视,甚至难以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拳的,而龙傲天劈斩的一剑突然停顿,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似的。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龙傲天胸口,便被骆寒州的拳头抵住,拳芒喷吐,只要劲力爆发,直接便可震碎龙傲天的心脏。

   一丝丝寒意侵袭龙傲天的脑门,顿时间,冷汗哗啦啦直流。

   若不是切磋,而是生死搏杀,只怕他已经是一个死人!

   “你太弱了。”

   骆寒州快步退后,依然快的不可思议,几乎如同瞬移一般,便出现在了十步之外的地方。

   快!太快了!

   龙傲天脸色由白转红,愤愤不甘:自己,真的太弱了么?

   “谁能接我一拳?”

   骆寒州站在空地中央,冷漠的眼神一扫而过,冰冷的话语如同寒风肆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