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十大软件

   .

   鸿钧还没有过来,整个紫霄宫中的其他修士也在此等候。

   可越是等候,有时候就越是觉得焦灼不安。

   仿佛有某些不可预料,甚至难以想象的事情发生,内心是怦然而不安的。

   他们甚至觉得,这样等待下去会出问题。

   搞不好就会出一些大问题。

   怎么办?

   又该如何是好呢?

   未曾想明白,却也只能等待着。

   毕竟……

   那位鸿钧前辈还没有出现啊。

   总不能直接催促吧。

   床上白肤美女清新比基尼私房写真

   那样的话就没意思了。

   也无其他意义。

   人家是前辈高人,自己等人只是一群蝼蚁。

   苦苦求道罢了。

   艰苦的等待下,自然免不得有矛盾激发。

   这也是鸿钧故意的,他知道这种等待的焦灼心态,并不是每一个生灵的心态都是平和的。

   “接下来,先要使得你们疯狂起来,这才可行啊。”

   鸿钧暗暗地思索着,“不让你们疯狂,怎会有贫道的未来呢。”

   天道和江缺的计划还在,他也不得不完成。

   这个时候。

   大殿中的众生灵已经更加不安起来。

   特别是鲲鹏,一直都耿耿于怀,一直都期待着未来的一切,觉得大道可期。

   现在呢。

   自己竟然落得一个惨烈下场,只能坐在旁边的地上,而不能坐在蒲团座位上。

   更不要说,这座位是因为红云的一番话,才丢失的,叫他心里如何甘心啊。

   实在是难受。

   “红云,本座迟早有一天要把你收拾掉。”

   鲲鹏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则如两道刺目的光芒一般,死死的盯着红云老祖。

   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要不是这混账家伙,自己也不至于落得这般下场,不至于是如此结果。

   现在,被人看笑话不说。

   还被人嘲讽成披鳞带甲的卵生之辈。

   实在是气愤。

   偏偏,这人是三清之一的原始。

   他得罪不起。

   也不想得罪他们。

   但是,红云他就可以得罪了。

   “如果不是他红云,我不会是这般结果,如果不是他非要让座,本座又怎会落得这般结果。

   该死的红云啊。”

   正思索着。

   也正怨恨着。

   众人却突然间感觉到原本空无一人的高座上,突然有两道人影闪过。

   正是两个童儿。

   昊天和瑶池。

   “诸位勿要叨扰了。”

   昊天淡淡地说道:“老爷即将开始讲道,且安静些吧。”

   众人:“……”

   听到昊天的话语后,这些前来听道的生灵才回过神来,一脸平静之色。

   当然了。

   他们内心却是激动几分起来。

   讲道了。

   终于要讲道了。

   他们已经等待多年,已经等许久了。

   再不来讲道,他们都快要坐立不安了吧。

   现在的情景看起来,似乎也挺不错。

   终于可以听点有用的东西了。

   鲲鹏也停止盯着红云,认为讲道即将开始,这是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

   无论什么时候,只有自身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才有未来。

   才可以去报仇。

   否则,他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报仇也要有实力。

   没有实力的事情,总归结底是不行的。

   那样完没有机会。

   然而。

   鲲鹏大概是不知道,这一切鸿钧其实都清楚得很,都明白其中的道道。

   一旦自己真的开始讲道,那仇恨值就完没有拉起来,或者说,拉得还不够好。

   可是。

   一旦自己用另外的法子进行着,那仇恨就能拉起来了。

   比如说。

   现在,他就可以直接拉到最后。

   鸿钧化作一道神光出来,落在高座上,目光先是扫视这三千红尘客一眼,然后才说道:“贫道鸿钧,为道之祖,业已证道。

   今在混沌紫霄宫中开设道场,分讲大道之法,言天道法则,讲证道之机。

   望尔等好生倾听,莫要喧哗。”

   “是,吾等谨遵道祖之命。”

   众人齐齐回应起来。

   对他们来说似乎也挺正常。

   只有道祖的身份,才符合鸿钧啊。

   毕竟……

   鸿钧已经证道了。

   至少,在洪荒明面上来说,他是第一个公开证道的。

   顿了顿。

   鸿钧计上心来,又道:“贫道设七蒲团,为七座位,其一为一线生机,如今也遁入洪荒中,无迹可寻。

   另外,贫道门下合该有六位弟子。

   谁若不想成为贫道弟子,大可从蒲团上离开即可。”

   众生灵:“……”

   嘶!

   这一瞬间后。

   他们就明白了。

   原来之前的七个蒲团是这么个意思,现在的六个蒲团就相当于是内定弟子尊位了。

   可恨啊。

   “早知如此,我就朝着一个蒲团冲过去了。”

   “是啊,可偏偏就没这个感觉。”

   “你要知道,贫道一开始其实是第一个冲进来的,结果却无视那些蒲团了。”

   “啊,我好后悔啊。”

   “你后悔什么,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也来不及了。”

   “本来有七个蒲团,结果硬生生被红云给弄丢一个,剩下的六个现在怕是也改变不了。”

   “你们后悔郁闷个锤子,君不见那鲲鹏才是最郁闷,最愤怒的人吧。”

   “是啊,哈哈哈哈!”

   “……”

   不少人都后悔莫及,当初自己怎地没有去看呢。

   但是。

   更多的人则是朝鲲鹏看去。

   有戏谑,也有嘲讽。

   更有莫名之色的。

   在他们看来,鲲鹏这回可算是被坑惨了。

   简直亏大了。

   原本,他鲲鹏是有机会的。

   毕竟他抢到一个蒲团,有天大的机会,一旦坐上蒲团去,就等于是鸿钧内定的弟子了。

   可现在呢。

   他鲲鹏并没有。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红云之故。

   如果不是有红云那混账家伙存在,自己也不至于落得这般下场。

   可恶啊!

   他好气愤。

   可惜,已经没有结果。

   自己的道在哪里?

   “红云,本来你自己让座就算了,却偏偏还要拉上我,这天大的机会都被你给我弄没了。”

   鲲鹏怒目而视,骂道:“红云,你可曾想过该如何解决此事?”

   闻言后。

   红云忍不住吐槽道:“咳咳,鲲鹏道友不要生气嘛,你的座位没了,我的不也没了吗?

   况且,即使不能成为道祖的弟子,也能在他老人家门下听道啊。

   所以不用担心……”

   这一次。

   未等红云说完话,鲲鹏就骂起来,“不用担心你妹,这一切都是你红云的错,你毁我大机缘,断我造化和前程。

   红云,今后我们不死不休!”

   一双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红云。

   仿佛要把红云生吞活剥一般。

   要知道。

   那六个位置,不仅仅代表鸿钧弟子啊。

   可能还代表其他。

   比如说未来证道等方面的事情。

   虽然这件事鸿钧并没有详细解说,但在场的都不是傻子,哪怕是用脚趾头也能想明白。

   这其中的道理只怕……

   一想到这种情况后,鲲鹏连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是这样的话,无论谁说什么,他都不会让座了。

   可是。

   现在后悔的话,似乎也太晚些。

   实在是叫人觉得气愤填膺,实在是有些恼怒起来。

   得罪不起原始,还能得罪不起你还有吗?

   红云:“……”

   听道鲲鹏那阴冷的话语,红云心里好不难过啊。

   他满腔怒意中烧而起,实在是愤慨难当。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小的蒲团座位里,竟然还有这么多道道。

   这下子。

   倒是把鲲鹏给坑害惨了。

   同时,红云自己的心里也有些后悔起来。

   “如果当初我也没有让座,如果从一开始我就对他们不闻不问不管的话,是不是就没这么多事了。”

   红云暗道着,“是不是我红云也能获得被鸿钧道祖收为弟子的机会呢?

   可惜我放弃机会了。

   硬生生把这么好的机会拱手让给准提道友了。

   同时,还让鲲鹏也让了。

   这……”

   哪怕是红云自己,细细想来也有点尴尬起来。

   他脸色有些发黑起来。

   忍不住面庞大变,暗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倒是真的坑害鲲鹏道友了。

   只是……

   看鲲鹏道友现在的样子,即便是我过去道歉赔礼,他也不会听,也不会原谅我吧。

   算了。

   还是先听鸿钧道祖讲道吧。

   或许,等听道结束后,鲲鹏就会忘记这件事了。”

   虽然有点后悔,虽然有些觉得惋惜不已。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

   总不能还继续有其他想法吧。

   那样的话就太过分了。

   也是对道祖的不尊敬,还是不要这样为好。

   想到这些情况后,红云便觉得鲲鹏的话也不重要了。

   至于他话语里的意思。

   以及鲲鹏那通红着的眼睛,都只是现在生气所爆发出来的而已。

   不重要。

   一点也不重要的。

   他默默地想着,神情却是好不平静。

   特别是四周的生灵们盯着仔细看了看,整个人都惊呆了。

   “天啊,这红云居然还能稳坐如泰山一般。”

   “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莫非坑害人后,还要直接离开不成?”

   “不对,你们看红云那模样,人家是压根就没有把所谓的‘蒲团事件’放在心上啊。”

   “啧啧啧,这样一来的话,那妖师鲲鹏岂不是很可怜了?”

   “他可怜,他心狠手辣,也不过是活该而已。”

   “……”

   无数人,都你一言我一句地说着。

   红云不禁皱起眉头来,“我做什么了?

   不就是坑害人的事情么,可这也是做好事啊……”

   反正道祖鸿钧也没有责怪,也任由他们诉说。

   总要给他们一点时间消化蒲团的事情吧。

   几日后。

   众人安停下来,鸿钧才道:“好了,现在讲道正式开始,能听多少,能参悟多少,就看你们各自的命了。”

   众人:“……”

   领悟大道,看命运抉择。

   一旦命不好,那就只能怪自己,而怪不得旁人。

   .

Tagged